訂閱國際新聞突發 push

廣告

廣告

千錯萬錯一定係港英同戴卓爾的錯

廣告

最近又有朋友為膠事錄抱不平,跟住又有現在知名網民,數年被知名左膠話「不可信」,無端端有開一輪「左膠」和班唔知甚麼網民的嘴砲。

老實講,這種Narrative 真的「老是常出現」,正如英國的工黨左膠,就算自己的領袖試過扮成戴卓爾的「新工黨」取得政權,依然憎戴卓爾入骨,而且有趣的是,香港的左膠,將戴卓爾看成如同希特拉一般邪惡。

 

 

正如上面的第四台在戴卓爾男爵去世時放送的紀錄片,其實左膠所怨恨的是戴卓爾「偷走」他們的工人選票,傳統他們覺得自己代表工人,但戴卓爾的政策和發言,卻是正正成功將工人票橇走,所以那種氣急敗壞,和今天香港左膠面對高登仔質疑的嘴臉是如出一徹的。

但有時真的不太明白,為何香港的左翼,走去繼承外國左翼,都咁憎戴卓爾。當然香港人可以大條道理話戴卓爾點解要推人頭稅community Charge,如何曲折地導致到這樣亂局。

因為戴卓爾一意孤行,推出這個Poll Tax,還要叫彭定康來推,所以肥彭選輸,才有機會來香港做千古罪人。本來香港應該像澳門一樣,一心回歸祖國,卻被肥彭用這些邪惡的西方普世價值民主普選等毒藥所迷惑,導致今日人心未回歸,香港人還要高人一等看不起外國人。

試下同受鉛水薰陶的港豬,說上面的話,或許你會多幾個藍絲朋友,或許香港有機會感受民主,真是一個錯誤,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