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國際新聞突發 push

廣告

廣告

希臘債台高築自作孽,怎能又讓左膠包裝為資本主義受害者乜乜乜?

廣告

希臘債務問題,很多網民一時想召喚左膠來評論,但人家好像不埋單,反而到週末前後在他們自己的言論陣地,有些人「不懂希臘」也要硬是要寫文,或者在無料聞青日月神報,果然一堆奇奇怪怪的文章走出來,作者是誰,我們不懂,他們自然不知道膠事錄是甚麼。

左膠評論,有如韓劇,窮得總是那幾種套路,要麼找個新英格蘭茶園當中的胡思亂想的左膠的理論當聖經,總是只有一種模型,就是一定是甚麼加害什麼「弱者」;要麼就是完全沒有事實基礎,自己感覺這樣,感覺那樣;要麼就是「閃卡」,我在這個國家見了這個,訪了那個。但這些人就是霸著舊媒體版面,然後就對著自己找資料的網民說,或者只有一個平台寫寫看法的,你網路欺凌誰。

他們怎樣憑感覺地三部「樣板戲」,我們還是不管了,左腳的問題,就是思而不學則殆,整天拿著些理論,就亂推模型,根本不是基於事實來評論,有多少證據說多少話。

 

希臘債務危機,根本就是當年的希臘多年下來,幾大家族輪流執政,齊齊做靚盤數,假如歐羅。但問題是全民逃稅,不但富人逃稅,小商家也有「唔出單折扣」,方便逃稅,每年近300億歐羅應收稅款都無法交數。無法收稅都算,加入歐羅,借貸成本大跌,退休金、醫療福利更是豐厚,老人家去見耶穌,若果女兒還未婚,還可以繼續拿下去。長期入不敷支,終於會爆煲。終於要歐羅區各國、或者IMF 代替債券或者過往市場來救助希臘,借錢度日。

福利蒸發、生活困苦,當然換政府是非常正常,但這個激進左翼聯盟上場以來,到底做了些甚麼呢?重建福利網?完全不見那回事。追稅?更加是無力啦?唯一可以做的是請返曬公務員,甚至重建大規模的希臘廣播公司 ERT,果然是第一時間不忘政治宣傳啊。

來到這裏,其實不難發現希臘的選項,其實和香港差不多,所謂政客都打算怎樣消費選民。不知左腳看不看得出,但繼續消費的方向一致,某遊行突然說要修改契丹香港基本法,他們不是修其他,竟然要打倒「收支平衡」,他們上台,豈不是怎樣入不敷支也要支援自己心愛的媒體?

 

至於歐羅加害說,其實幾有趣的,有點歐洲歷史背景也知道,歐羅本來是法國打算牽制德國統一後,以免他們操控匯率而當成同意兩德統一的條件之一,當然德國人如何鐵血迎戰衰退,失業救助如何被削減法,左癌是看不到的,你是德國人,受苦是應份那樣。

所以明明法國人搞出來的大頭佛,卻是德國人承受了所有的指責,雖然罪魁禍首,左膠法國總統密特朗已經去見馬克思,但當年的經濟顧問……

 

med_mitterrand_attali_hollande_royal-1981_-lebrun_-jpg

 

無錯,正正是現在法國總統荷蘭欸,為甚麼有沒有走去找他抗議,他的建議將希臘人拉進水深火熱呢?單單因為他的黨叫社會黨嗎?

覆 Ho Quen Thai Christopher左膠唔睇書又一例證,其實EU 同 Euro 根本本來係要牽制統一後德國,以免「馬克區」的出現。而呢個最大的推手,叫做法國總統,著名社會黨「總書記」密特朗,著名左膠。(BBC 果然很…

Posted by Jeromy Yu Chan on Wednesday, 28 January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