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國際新聞突發 push

廣告

廣告

政客的形象問題

廣告

週一英國小報突然傳出一則新書摘要,可謂震驚英國政壇,就是傳聞首相金馬倫大學期間是一個「頹廢組織」的成員,甚至有「他的性器官放入死豬嘴」的相片,可以說香港的O-Camp 算甚麼。

 

o-LORD-ASHCROFT-570

 

但首相府不知怎樣的,似乎不太積極辯護,還是知道辯無可辯,甚至可能慶幸現在才爆,但看上去不太作為,十分詭異。但看看「對家」勞動黨,保守黨幾乎未有出手,已經是內憂外患,火頭不斷。

 

其實拿幾個比較近的例子來比較就明白,這個勞動黨新黨首高志民 Jeremy Corbyn,其實相當似台灣「契丹國民黨」的洪秀柱,後座議員 Backbencher 不代表無料,但他真是「候選人品質不好」,容後再展開。但同洪仙姑一樣,黨內聲音不斷,甚至過往後座時代,肆無忌憚的言論表態回來找他,甚至軍隊要說柔性政變,內外問題不斷。

而且後座議員和前座不同,以前孑然一身,自己講話還被主持cut線要,搞到高志民的名言係「我可唔可以講完? Can I finish? Can you allow me to finish?」到而家記者經常貼身追訪,但往往拒絕回答,是上位後傲嬌,還是其實不懂應對,但不重要,已經形成了一個形象問題。

 

選舉,如果看香港奇奇呢呢的候選人,總是說甚麼理性中立,但甚麼是選民覺得一個候選人理性,真是一個理性的決定嗎?不排除有人做得到,但往往候選人的形象問題,才是英國這幾次大選的關鍵。

戴卓爾夫人臨死曾嘲笑勞動黨,「我最大的成就,令勞動黨變成選得落手 electable。 」由戴卓爾、到貝理雅、到金馬倫,所有形象都經過精心設計。就算高志民的前任,文立彬,都要臨急臨忙推出辣妹「文立粉 Milifan」,在2015大選關鍵時候拉抬聲勢。

 

 

但勞動黨今後的態勢很不好,「新工黨」的開支失衡,搞到金馬倫好似斯普拉斯一樣老定,對手的包袱,有排都解決唔到,所以選極都贏。選區而言,蘇格蘭根據地的失守,未必能夠如蘇格蘭工黨那麼樂觀,來個左王高志民就能挽回民心。但另一方面,英格蘭選區卻面臨,保守黨持續在北部老巢開工廠,開職位,所謂「政策賄選」,很多地方更是面臨英國獨立黨跟追其後,正如某些左膠常說,村民唔係咁諗,但偏偏更反移民疑歐。(這種情意結,其實很古老,下回分解。)

問題是,極左路線,拋棄「新工黨」,重新國有化就是出路?顯然,就連高志民自己很多場合都不能堅定過往的信念,反戰組織?退出!影子內閣親愛爾蘭共和軍言論?道歉!

所以千頭萬緒之下,可能不理會記者,甚至讓司機和記者衝突,不講不錯。但偏偏這就是電視畫面,高志民選的是首相,不是要當威爾斯王妃,被記者圍攻會有同情分?反而會令人覺得小小的媒體管理不好,文立彬也不至於差到如此。

 

相較之下,金馬倫或者他的繼承人,真的可以放心躺著選。沒有大犯錯,幾乎勞動黨自己問題會消耗高志民。當然金馬倫在高志民一上場就說勞動黨對英國國家安全的威脅,搞到要刪除youtube回帶片,可能發覺係自己柒左掛。就算回到文章開頭提到事件,高志民悶到一個點,做壞事都令舍悶過人,金馬倫週一的被爆料,完全蓋過了週日泰晤士報揭發,高志民的其中一位影子內閣女閣員,曾是他的情人,兩個人最浪漫的經歷是在東德騎乘電單車,真係左膠到呢。

 

2C70147200000578-3239322-image-a-53_1442534201974

 

PS:成件事猶如田北俊如果對住戴耀廷之流,真係自己幾多風流韻事,都多版面個要佔領公廁的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