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國際新聞突發 push

廣告

廣告

維也納愛樂何以繼續「新年音樂會」霸權?

廣告

坦白說,新年音樂會很多地方都有,不少地方有流行的跨年晚會。但在古典音樂界(或者更確切的說是經典音樂),說起新年音樂會,行家第一時間都會想起「音樂之都」維也納,為何會如此呢?

 

Mister_Softee_HK1

雪糕車和新年音樂會又有甚麼關係?

 

世界頂級樂團

首先,無可否認維也納愛樂 Wiener Philharmoniker 是世界頂級的樂團。而該團很多守舊的作風,也是其維持水準的一大因素,如成為樂手的候選資格,必須是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的樂手,甚至有些樂手其實已經去到博士級、教授級,因此他們都「熟能生巧」。(所以經常有人批評很排外,和歧視女性)

其次,維也納愛樂對樂器堅持,更是維持獨特音色的重要因素,當中包括堅持用古老的弦樂器,只修不換;還有堅持用古法銅管木管;還有堅持用山羊皮做定音鼓。

 

「通俗易明」的曲目

而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曲目,也是「霸權」的關鍵,但也是無心插柳的結果。每次新年音樂會的主體都是都指揮史特勞斯 Johann Strauss 家族的舞曲和進行曲,而這些作品可以說是古典音樂和當代流行音樂之間的「始祖鳥」,首先每首曲目的長度長則10分鐘,短則2分鐘,比起下下20分鐘才一章的馬勒,相信更能留住觀眾,或者更適合新年。

施特勞斯

Strauss 父子三缺一人

其次就是Johann Strauss 父子四人當年是宮廷作曲家,可謂不知道是離地甚麼產,倘若出現貝多芬的悲憤和柴可夫斯基的幽怨,豈不是等斬頭?所以他們的音樂在一些古典樂迷,甚至歡快到不入流。(當然如果你是左膠,又有歷史常識,應該會要譴責小的為歷史上壓迫最多民族的帝國塗脂盪粉,宣揚他們的荒淫頹廢藝術。)

雖然Strauss 父子生活離地,但他們的題材到今天都非常在地,例如去年的曲目,就有一首「親吻圓舞曲 Kuss-Walzer」,還有一首「金星軌跡圓舞曲 Hesperusbahnen Walzer」,非常現代。今年還有一首「和平棕櫚圓舞曲 Friedenspalmen Walzer」,讓宣揚「以愛與和平佔領中東」的指揮,好好抽水一番。(邊個講音樂無政治嘎?)

 

頂級指揮大賽

單單是樂團頂級,以「稱霸」新年音樂會。理論上維也納愛樂搞每年演出史特勞斯家族的新年音樂會,自1939年已經開始,但最大的轉折點在1987年。

維也納樂團

轉折點:1987,指揮界大帝卡拉揚 Herbert von Karajan 的唯一一次新年音樂會

在這個年份之後,維也納愛樂每年邀請不同的指揮家,指揮新年音樂會。而愛樂樂團往往從經已長期合作過的指揮家中選擇,因此參選的門檻相當高,基本上都是這個地球上的指揮名家(1987年到現在都是只有12人輪流指揮)。

而且除了類似風格史特勞斯家族的舞曲和進行曲以外(近年偶有一兩首向某些作曲家致敬的曲目),還有兩首必定會出現的「Encores」:「藍色多瑙河」(雪糕車那首音樂)和「拉德斯基進行曲」,而且每次都是同一個頂尖樂團,同樣一個場地,維也納愛樂新年音樂會忽然成為了地球上最公道客觀的「指揮大賽」。

 

 

當然電視直播,也為這個「指揮大賽」增加不少「評判基數」,但香港至今都沒有現場直播,大家就想辦法看看台視,或者NHKEテレ(021),或者在今日(1月1日)下午6時15分,試試這個網上訊號吧,(如被Geo-block,恕不負責),除了音樂會,還有奧地利旅遊局大量廣告時間,包括但不限於一班俊男美女在皇宮穿著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設計的服飾,為大家表演芭蕾舞。(不過有部分服飾,你會疑似覺得在某個世界級鐵路的廣告中見過那麼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