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國際新聞突發 push

廣告

廣告

英國的愛國、排外與法西斯

廣告

這個年代,人們很重口,特別是一些特殊小眾特別脆弱政見愛好者,很喜歡動輒就揮動法西斯、新納粹來鬧人,甚至香港完全無跡象,就捕風捉影說和外國甚麼「極右激進」「法西斯」很「類似」。

但某一邊廂,對著所謂來「鄰近經濟強國」的愛國教育,一時間大叫的「洗腦教育」,卻是偶爾說一下,很多時更包容大愛說「大家都是契丹人」那樣胡混過關。

而坊間不少評論往往一句帶過,英國人不會要你愛英國。當然這句話背後絕對有很多歷史角度可以看的,但「愛國」在英國也是一個很虛無的概念,除了幾首「愛國歌」,現代人幾乎很少動用,反而多是歷史上一個名詞,在英國獨立黨UKIP、甚至「歐洲極右」崛起的今日,還有法蘭西共和國長年的鼓吹,這個字還有些負面的意思。

 

 

掉過來說,歐洲政客們都懂得,UKIP這類歐洲極右,不是無中生有,不少國家都深層的歷史情結,是他們崛起的深層原因。英國著名歷史學家 David Starkey 曾講過,「亨利八世是UKIP的老祖宗。」英國政客深明,一講愛國,就會挑起過往種種的仇外情緒:

 

 

亨利八世與教皇決裂,導致長年的宗教紛爭;

法國幾乎是英國的宿敵,甚至恐懼法國入侵損害他們的自由,在法國大革命和拿破崙帝國時達致頂峰;

 

Maniac_Ravings__18_3171256k

 

德國,打敗法國後迅速崛起,對殖民帝國的威脅,接著「嘭!」兩次大戰;

蘇格蘭,國歌第二段的威脅,多次「叛亂」;

西班牙在伊莉莎白一世時最大敵人,今日移民成為最大敵人,搞到政府幾乎要立法要懂英文才能就業。

但更離奇的是,英國人卻又和這些國家有離奇的關係,有些教宗支持英國打法國,有時法國太強大,才是教宗的心腹大患;更有君主是地理上從法國殺過來,從蘇格蘭、德國請來皇帝,還有常常去法國西班牙度假,還成堆英軍穿著蘇格蘭裙走來走去。甚至英文這種語言,彭督接受訪問,一句裡面有來自法文(intervine)、古德文(market)、甚至西班牙文 (bravado),就知道大概這種關係的複雜,怎樣愛恨交纏。

 

Screenshot 2015-09-26 22.34.39

 

接下來,就是盤點下英國歷次不同的「排外」思潮,當中就有「愛國」的政治運動,甚至對天主教的恐懼,傳到美國今日都有影響。這些心態對香港島民,其實不知不覺影響了你也不知道,英國人推崇功利主義,很不小心,香港人也很功利,正正就是意外和英國這種心態不謀而合。而且語言是種邏輯,運用一種語言到達一個水平,人就會受民族性影響,更不用說英式公務員體系,當然現在還剩多少,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英式愛國 1之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