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國際新聞突發 push

廣告

廣告

銀彈媒體公然白痴:呢個世界,識睇新聞一定「左右為難」嘎啦

廣告

本來對於蒜頭媒體海龜小報真的不太想寫太多,但無奈人類總是要做些___的事情,要7的總是要7,而且還要大灑銀彈,在地鐵廣告上公然地7。

 

端 地鐵 廣告 mtr service update

MTR Service Update 提供

 

事件就是這個這個「左右為難 新聞有__」,當然不少人關注的是廣告的下一句,但潛意識卻發現第一句就是新聞學大錯特錯,如果不是白痴,就是「很有野心」做「愚民媒體」。但呢條team真係做得到嗎?

而且這個媒體自誇很有「國際觀」,香港人根本看不懂,除非你又要說甚麼廣告部不受控制,這種被人恥笑的廣告還可以出街嗎?

 

說這麼多,問題到底在哪裏呢?一個所有人都看得下的媒體,所謂「中立媒體」,很多人都想做,有野心可能是一件好事。但這麼多年的實務下來,根本媒體沒有辦法沒有立場,甚至可能香港的通識課,要教Media Literacy 已經要認知,不能單靠一個媒體看世界。

有一點國際認知都知道,一個BBC不行,很多人要看ITV,或者半島台,甚至 F24。懂得其他語文,自然會看更多。而且就算拿一個法文來說,要看報紙,單看世界報會左膠,費加羅報會右傾,要看得全面自然要左右為難。竟然在地鐵廣告,要像白高敦一樣「廢除」經濟泡沫地破除這個傳統生態?你當大家都是白痴了。(雖然香港一定很多。)

 

再者不妨再發展一下上文,「甚麼人訪問甚麼人」,與其說這個海龜小報是網媒,倒不如說放在網上的舊媒體而已,根本各種對於網上的應對,蠢到一個點:明顯是習慣靠賣紙的傳媒人,看不起網上的即時反應,還有點覺得自己有花自然香的傲嬌,而實際上是布倫瑞克-沃爾芬比特爾的卡羅琳,但懵然不知。

而且不難發現,這個媒體蒜頭用語用得很足,不能不說契丹人部門有多麼「根正苗紅」,香港部分也是左膠當道,壹週刊舊部,不正是壓著不報導走私問題的那堆人嗎?不要說一個二個甚麼民主教室噠噠噠噠上響朵人士了。看看現在的文章如何偏頗,如何文大商加左膠混合體就知,否則林忌生要日日出po話佢如何法西斯嗎?

 

最後多提一點,有蒜頭媒體中人對輔仁廢青群起出文,竟然問是否影響腐人生意,才反應這麼大。說個比喻好了,我們看Game of the Thrones或者莎劇,總有些丑角被稱為「You fool」,而且會是話題人物。看人燒錢仆街最開心,也就是把你當fool睇,這種香港「俚民」乃至英聯邦國家心態也不懂,真的說快點回蒜頭國,做你的有契丹特色邏輯的國際觀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