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國際新聞突發 push

廣告

廣告

阿根廷政局:醜聞不斷,但現任總統繼承人可以勝選?

廣告

 

某老闆早前說,網絡年代令人智力退化。還會看(歐洲)書看(歐洲)報紙的我們起初不太覺,但最近看阿根廷選舉突然有所頓悟。

阿根廷總統大選週日投票,局勢來得有點複雜。領先的六個候選人,3個都是正義黨,也即是自稱麥當娜的傳人,啊,唔係,係麥當娜扮過的「貝隆夫人」的傳人,也即是信仰貝隆主義。

 

當麥當娜遇上真 阿根廷總統

當麥當娜遇上真 阿根廷總統

 

貝隆主義是甚麼?其實似乎真的不太重要,但最搞笑的是,公開脫黨參選,而不被逐出黨,在很多國家都不可能,但阿根廷卻可以。而且更離奇的是,現今當政的是正義黨當中的左派「勝利連線」,負面消息不斷,例如檢察官被暗殺,或者成日聽到「國有化」,現任總統指定的繼承人 Daniel Scioli ,竟然是民望最高,更有機會一輪KO當選,實在惹人疑竇,真的要小心看下去。

 

「國有化」一定是壞事?

有點戴卓爾上腦的膠事錄人員,一聽到「國有化」就會想起蘇彞士之類的事務,印象相當負面。但奇怪的是,和阿根廷朋友接觸也好,看資料也好,發覺他們對「國有化」似乎並不有太大意見,甚至是讓現在的「勝利連線」繼續執政的理由之一。那就和之前私有化的成效有關係了。

福克蘭戰爭及阿根廷回復民主後,更隨著「全球化」的浪潮搞私有化,以當地左派觀點,以國鐵和國有石油的私有化後果尤其嚴重,特別是新的金主捨難取易,令很多國家意志維持的開發被削減,導致大規模的失業。

當然還有將貨幣以過高估值和美元掛鉤,擋住通脹,但因經濟實力不足導致息率上升,令小商戶無法生存更加劇失業率,最終所有問題在2001年危機中一次齊齊爆煲。

爆煲後,政府信用破產後更難舉債,經濟惡性循環,人民生活當然無法改善,因此才有阿根廷是「由發達國家倒退到發展中國家的唯一例子」(陸龜,2015)。

 

政治零信任

而另一個問題,就是很多國家長期存在的貪污問題,簡單來說,民主化到2001年爆煲,歷屆政府都有貪污,或者從私有化獲利的疑竇,無論是激進黨,還是正義黨。而另一方面,一個自阿根廷開國以來的向外舉債的問題,因為要維持民主狂派福利利多和國家財政運作,只能愈借愈多,最後在2001年一次爆煲。

這些因素解釋了一個問題,為何反對派「一路唔得」,因為總是有各個前朝貪污得影子,阿根廷人總是不信任。

 

點解同樣對IMF說不,有人被捧上天,有人提都唔提?

這次研究到這個地步,不禁要為 Cristina Fernandez de Kirchner 和他老公抱不平。

對IMF說不,宣布default 不還債發展經濟,希臘左膠總理齊普拉斯(膠事錄稱裸兵衛次郎),絕對不是第一人。正義黨出身的 Néstor Kirchner 稟承了貝隆主義,對IMF說不已經好一段時間,並著手將部份原國有資產,重新國有化,成功穩定經濟,這個正正是左膠樂見的成就,但提都無人提。反而中途轉軚的裸兵衛次郎,卻被捧到天上有地上無。

所以來到這個點,不禁要唉嘆一句,遠一點的資料也不懂,左膠真的淪落到飛機也不會打了。

 

悲情國家的未來

雖然有反對黨希望和外國債權人談判找出路,但民意似乎不太buy,若果是你,面對有貪污「賣國」前科的政客,還有勉強維持局面的「中二病」政團呢,恐怕你都不用想。

但阿根廷這樣因民主政體管理不善而在發達國家中倒退到發展中國家的唯一例子,而對政客不信任和經濟毫無出路的狀況不斷,和香港狀況也多麼相似,實在有點不敢想下去。

這次研究過後,似乎明白了阿根廷探戈,或者文化的各種悲情,是如何產生的,又或者為甚麼阿根廷京師的地鐵,很多都用舊車,除了昭和年間的東京地鐵車,還有木制列車。

 

Subte: Japanese tr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