礫石岸橋 Örebro – 警察徵收證物,結案後理應原封不損地奉還。但在 2011 年,當局交還一宗在 2007 年調查一案件時,作為証物而扣留的大量伏特加予當事人之後,卻遭發現有部份酒瓶離奇失蹤,甚至給調包成水。事主鍥而不捨向警方追究,直至近日警方終於同意就該損失向事主賠償16000冠娜的費用。

7599237349a806cc8c63db164d434505968e34a888c2dc12168d98df0c5dfb40

事主於 2007 年從德國回國時,因攜帶大量的酒精飲品,而遭警方截查,更以涉嫌觸犯酒精管制修例而遭起訴。雖然四年之後,警方最終徹消起訴並交還証物予事主,但該男子甫回家後旋即發現數目不對,而除了大部份飲品因超過保質期而變質之外,更發現有十數支伏特加和氈酒給明顯開封過,而且被調包成清水。該男子認為有警員監守自盜,一怒之下決定向警方討回公道。

雖然同意賠償並承認疏忽,但警方始終沒招認有否,或指名是哪一位警員有份向該批列為證物的烈酒下手而擅自偷酒。但瑞典警方給予該男子的賠償,就只僅足夠被盜和遭到調包的酒品原價而已,並不包括剩下過半已過期的酒品。

瑞典電台

Comments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