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一月河城 – 呢個可能是世界上最無謂的工作,就是在奧運會游泳池邊的救生員。

但最近她的無聊成為了社交媒體瘋狂討論的對象,但其實可以看到這麼多名將都是一種慰寂。

RTL 荷蘭

Comments

commen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