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講到係阿根廷牡丹樓,英文係叫唔到麥樂雞。 但英文唔通嘅地方,遠遠唔止一度,甚至一落機就感受到。

誤當契丹護照

話說當時去阿根廷嘅考慮係英國同阿根廷打過仗,關係緊張,所以破天荒攞特衰護照。

好氣城皮尚書國際機場 (EZE)

點知係機場先出問題,個貌似資淺關員一見到個火車頭護照,就話「痴奴 、痴奴、Visa、Visa (契丹、契丹、簽證、簽證)」。心林不妙, 先用英文講,點知佢好似唔係我好命,唯有來點法文溝西班牙文:「c’est Hongkong, différent, sans-visa, trente dias」(這是香港,不同,不用簽證,30日)。

最後佢call黎資歷比較老嘅上司,然後同佢講,要係系統嘅痴奴下邊搵個subcat,然後先入到30日免簽證,先被放行。

well,下次都係用番BNO啦。

東京地鐵列車?

而對阿根廷印象深刻嘅,仲有古舊嘅火車。係好氣城地鐵,當年仲有一條線係用木車身列車,大有殘片味道。

Subte

當然同行日本有人更驚奇係部分車輛係黎自昭和年代嘅東京地鐵。而家查返都變成契丹制列車咯。

Total Japanese export

Subte: Japanese train!

舊地圖平到喊

可能係經濟危機,好多舊嘢都出地平,例如舊書。一直以黎都有入手唔同地方世界地圖嘅習慣。呢本197x年地圖竟然唔使10蚊港紙。當然有Victoria,同埋兩岸一邊一國,有機會搵返出黎show俾大家睇啦。

Argentine Atlas

Comments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