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勒頗呢個名字一度係敘利亞戰事期間非常響亮,但係阿薩德政權奪取該城市後,呢個名字幾乎消聲匿跡,很多係「解放」前講有幾多人道災難嘅人士,幾乎絕口不提。

法國世界報國際版總編輯 Christophe Ayad 分析到,至少法國傳媒,露西亞同阿薩德政權明顯有「散佈虛假資訊」,並且開始了新一代嘅「訊息戰爭」,甚至影響到今日馬岡新政權嘅取態。

有智庫報告最近指出,有證據顯示露西亞同阿薩德政權係2015年通過旗下電視台,甚至整合西方各國嘅「半專業新聞人員」,以及鼓動西方嘅反帝國主義左翼同反回教右翼,塑造阿勒頗悲情,並指出反對派統治下嘅人道危機,更抹黑反對派唔少人係恐怖份子。

而針對左翼,阿薩德政權更非常成功利用巴沙阿薩德嘅形象,英國受教育,西裝骨骨,黎推銷一個卡達菲、薩達姆嘅老調,推翻佢就會益咗以色列。

上次兩個老男人唔得,今次阿薩德,得咗,當然仲有兩個好重要嘅因素。

其一就係選擇性披露,阿薩德政權今次更加嚴格批出簽證,幾乎西方大報,都無辦法入敘利亞採訪,但一啲「半專業新聞人員」,甚至一啲自稱係反伊斯蘭教右翼非政府組織嘅成員,竟然獲得簽證自有出入。

佢地發言看似無殺傷力,但係露西亞今日、衛星社等布丁喉舌台不斷發布阿勒頗慘況呢第二因素浮現時,呢啲人嘅社交媒體狀態,就忽然變咗中立人士「客觀評述」。

甚至露西亞今日本身,都有唔少針對西方國家嘅評論人,特別係來自西方國家「評論員」,如加拿大嘅 Eva Bartlett,英國嘅 Vanessa Beeley 同 Finian Cunningham,德國嘅 Albrecht Müller,西方國家無一倖免。

因此西方係阿勒頗嘅媒體大戰輸咗一大截,而呢個慘況,甚至影響到新總統馬岡,並無前任總統荷蘭咁積極處理敘利亞問題,令唔少學者非常擔心。

世界報

Comments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