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海龜便媒」出了篇某些新xx人的文章,說香港沒有文化,文章也寫得不通順云云。我不是甚麼文化人,寫文章只是一些很直觀的想法、感覺,很討厭理論,所以也不理論。

反倒這種「我的雙眼就是證據」的學習法,不是單單是香港土劇中的對白,在某國的網上討論,其實都經常見到這種「看圖作文」,相當想當然的上綱上線。

總裁為何要這麼看不開,去看契丹的網上討論?因為香港、台灣對這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從來都沒有討論。但在百度上面,還有一個帖吧。人是會好奇的,自然會想看看。

裡面各種理論是千奇百怪,例如指揮哪一首歌,就是某大師最後一次指揮新年音樂會,這些笑笑就好。但事實上,對新年音樂會,契丹人有很多誤傳,甚至中文維基百科都要煞有介事的,寫一大段去「澄清」。

為甚麼要寫這麼一大段說,很早有人開始致詞,很早有人就合觀眾互動呢?因為「造謠」的層級很高,或者想當然的人,竟然可以堂而皇之在中央電視台寫文章。

全因為中國人能看到的新年音樂會,第一次就是1987年卡拉揚指揮的新年音樂會,看來所有看圖作文,想當然的人一切就由1987年開始。但只要有能力看看1987年前的影片,或者找些錄音來聽,就知道早就有致詞,例如要解釋為甚麼要奏某首歌曲。另一個就是「拉德茨基進行曲」時,指揮會轉身指揮觀眾,卡拉揚絕對不是第一人。

而且更有趣的是1987年新年音樂會是有致詞的,但現在見到的影片,全都被剪走了,然後致詞就成了1989年才開始的「傳統」啦。


(不多個證據,藍色多瑙河被打斷,1981年試過)

所以官方電視台帶頭這樣「我的雙眼就是證據」,旗下的黨媒會有人這樣做,不意外吧。

Comments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