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哀一分鐘,而家似乎已經成為慣例,但係一次世界大戰前,其實大家係無慣例點樣哀悼死者。

而且有關決定黎自南非。Robert Rutherford Brydone出身愛丁堡,但後黎移民南非。一戰時已經係50幾歲嘅市議員。

部分後生前往打仗前,哭訴大家會唔記得佢地,於是B先生每個月都紀念佢地。

去到戰事尾聲B 先生建議全市都參與,於是通過午炮為號,全城係指定時間思念故人。

有關建議後黎被南非國會議員 Sir Percy FitzPatrick 嘅信件提及,最後信件直達佐治五世檯頭,自休戰週年開始,大家都開始為死者默哀。

時報

舉報錯字:Fb 訊息留言板

Comments

comment